看完剧版沙海

刚补完剧版沙海有点嗨,零碎写点。

有瓶邪黑花倾向。


黎簇的那股子狠劲和倔,真的是从前的天真了。而杨好,他的不安是贴合那个混混和霍道夫的说法的,是苏万的坚持,黎簇的坚持,让他多少还沐浴在情义的光辉下。


梁湾其实不懂张日山的,你看她兴高采烈说张日山是个“不会老的帅哥”时张日山微妙的表情,对张家人来说不老是更为沉重的事吧。但是她的感情纯粹又热烈,张日山很久没有接触过这种火种一般的事物了吧。


剧中拍了两场葬礼,一场是解雨臣的葬礼,人人都在他死的真假间怀疑,还没上完香便开始利益争夺,是真死了假死了,没有温情的悲痛,只有利益的冰冷,另一场是杨好奶奶的,就他一个人,在灵位前哭得稀里哗啦,...

完结了

天狼真的太赶了,前期棒棒鸭快到飞起的便当速度已经很异常,但好歹还有画面精细度和流畅利落的打斗做支撑,从库页岛开始节奏就不太对了。米哥死去的画面真是精细,这大概是第12话少有的亮点。尤里突如其来的理念真的感觉官方ooc,话数问题还是情节安排问题(比如到最后都没有发挥多大作用的凉子,看她前面的戏份起码该有一次mvp表现好么)不得而知,很多地方没有展开来讲,于是这个结局并没有说服力。
米哥在上一话把该说的都说了,我说他怎么突然那么坦诚呢。

我永远喜欢米哈伊尔

早上就看了十一集,琢磨到现在才回过味来。
米哥这个人这么杀马特,一开始我是拒绝的。他出场面对尤里时,表情僵硬,言语冷淡,想要疏远弟弟来保护这唯一的血亲,但同时又说些不该说的话,诸如丧失心智时殒命于弟弟的悲愿,还有“活下去”。他一边想推开他,一边又忍不住跟他多说说话。
后来回到叶夫身边,露骨的厌恶让人惊讶他居然还有如此强烈的感情。如果他就这样憎恨了十年,不曾麻木,唯一的念想是还活着的弟弟,却见不到也不知他过得好不好,那他到底度过了怎样的十年。他可以用致死疾病来对抗血之盟约的控制,米哈伊尔根本不爱惜自己的性命,可以说为了尤里能活着,他没有什么不能做的。
他遭受的苦难让他鲜活真实,是他深爱尤里于是支撑着活...

霹雳霹雳又霹雳

舒服舒服又舒服(这种说法很魔性),总算没有缺字幕(还是缺了结尾几段比较重要的)
到了霹雳金榜,世界观进一步扩大,主线是交趾入侵中原的野心。藏镜人千里寻妹,水山云立志复国;紫霹雳代父寻母,以二世刀锁重出江湖,独眼龙洗刷冤屈,助沙漠女战神一臂之力……依然是不停地窜出新人物然而又很快下场,特效简直可以闪瞎人,和马赛克画质交相辉映,bgm有些还蛮好听的,人物形象进一步鲜明。

继续看霹雳

看了霹雳神兵,最痛苦的一点是中间几集缺字幕,闽南语实在听不懂,等跳过看就又是一群新势力了,角色洗牌不要太快,便当也是突然吐出来了……看完之后觉得剧情实在很难总结,到底是看了啥呢?
怪老子,二齿,秦假仙已经不是上一部那样发挥串起故事的功能了,黑白郎君是要称霸武林,金太极是要查清害死菁菁的人,剑扣无二客对上金太极,至于那个人枭,跳了剧情只知是在四处搞事,想夺回月云老人身上的霹雳眼,剥裟客围攻月云老人时金刀独眼龙出现。

霹雳跳坑

不记得最先是从哪里接触霹雳的,总之一开始完全不能理解这是什么……多方因素推动下才狠心入坑霹雳,毕竟补起来真是一场征途。作为强迫症又执意从霹雳城开始看起,于是忍受着满屏马赛克的画质和缺失的字幕看完了。其实比想象中有趣,武林豪杰一个接一个出场,打打杀杀,阴谋阳谋情爱仇恨。
故事从练成武功的刘三寻找妹婿史艳文开始,到白阳生跟随藏镜人进入霹雳城,黑白郎君对上擎天子结束。

说不出话

过年了,真的过年了
绿拐落地,直感强化,六七章动画化
最近好事怎么那么多
日常本都打不下去了
语无伦次,逻辑丧失
非常快乐了
今天我是个快乐的月球人

高三的苦逼学生了,悄咪咪看一话京紫。没时间看小说了,就谈谈这一话。
感觉还是非常美的,从画面到配乐到意境。尤其是那种爱情,当你失去了你还不知道那是什么,当你明白了你什么也无法挽回。薇尔莉特望着胸针攥紧胸前的衣襟说出告白般的话语,她不知道那是什么,只是在少佐颤动的眸光里,一切是那么了然。
叶芝有诗云,年轻时,我们彼此相爱,却一无所知。
而这份当时已惘然的感情,也许要用一生来追忆了。

很久没上QQ,然后今天晚上因为一些事时隔三四年登陆了。
我看空间,我看说说,我看到有人在我离开后还送我的生日礼物,我看到那些被我忘掉的人和忘掉的时光。
我想去捡回来,可这是一个全新的客户端,于是空空如也,我什么也找不回来。那些聊天记录,那些我费尽心力打出来的字。
我自认为是一个存在感稀薄的人,然后这次再翻回以前的记录,发现我还曾真正地走入了一些人的生活。
只是我又离去了,有意无意地。

看完白夜行

三天之内就看完了,还是高中在读,自己也觉得神奇,毕竟我算是个读书挺慢的人。
东野圭吾的书就看过两本,还有一本是嫌疑人x。虽然是推理小说家,但他的作品给我的印象倒是,比起精彩的案件,更注重写人性,写人生。
小说本身确实是很精彩的,人性的恶意任由它滋长,最终便会开出这样的花来。亮司和雪穗,各有其可怜与可恨之处,命运像打了死结一样地纠缠在一起,最终这段隐秘的共生也将走向终结。
亮司说,我想在白天走路。
但大概是到死都无法实现的奢望。从他在美佳身上重演父亲的行径开始,走向死亡才是他应得的结局。只是,跟他做过多少恶行无关,一个将生命攀附于赎罪之上,苟且残存灵魂的人,读来还是让人心痛。
雪穗说,我的天空中没有太阳,...

1 / 3

© 夏里 | Powered by LOFTER